潘XX与广东国为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市仟仕贸易有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二审判决书

摘要:2014年4月,陈庚华律师接受委托人潘先生的委托(工伤索赔),因无直接证据证明劳动关系,市劳动局不予受理工伤认定申请,经仲裁、一审、二审,于2015年9月8日收到二审判决,耗时近一年半,才确认了劳动关系。该案是至今为止本律师代理案件中最为复杂的,办案过程中采用了录像取证措施、并多次申请仲裁委、法院调查取证,最终二审法院依申请、依职权调取出让我方眼前一亮的证据。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穗中法民一终字第233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广东国为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法定代表人:陈国成,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羽军,广东承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潘XX,住湖南省平江县。

委托代理人:陈庚华,广东人民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现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许琳,广东人民时代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第三人:广州市仟仕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法定代表人:冯连娣,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肖峥,该公司职员。

上诉人广东国为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为公司)因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14)穗海法民一初字第14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确认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8月6日作出的穗劳人仲案【2014】2153号仲裁裁决书查明的以下事实:2014年5月30日,潘XX向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仲裁庭审中,潘XX称系由国为公司单位负责东某的片区经理肖某甲主任负责招聘并于2011年4月25日入职国为公司单位,担任东某片区的送水员。工作地点为天河区东圃大马路雅怡街146号东某水店。平时的工作由肖某甲主任进行管理。入职当日双方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签订时合同期限处空白,不清楚所约定的合同期限。实际工作中,潘XX每个月的工资由基本工资1200元和提成构成,提成按公司、家庭客户和楼层进行区分。潘XX每天6:00上班,需签到考勤,下班时间不固定,休息时间不固定。国为公司单位规定员工每月可休息2天,员工可视自身身体状况决定是否休息。国为公司每月28日向潘XX支付上个月的工资,支付方式为现金支付。2013年5月份开始变更为以银行转账形式支付。没有工资单,需在工资报表上签名确认工资数额。2014年2月27日,潘XX在发生工伤后一直休息,双方劳动关系未解除。国为公司支付潘XX工资至2014年2月27日。国为公司未为潘XX缴纳社会保险。为证明其主张,潘XX提供了如下证据:1、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复印件);2、经销证明(复印件);3、上岗证(原件);4、客户用水登记卡(原件),在证据的左上角配送店名处显示有“东某水店”字样,中间部分注意事项的落款单位为广东国为贸易有限公司连锁经销专用章;5、中国银行BANCS存款历史交易明细清单(原件);6、报警回执(原件);7、2014年5月20日国为公司单位录像说明(原件)。国为公司确认证据5至7的真实性,不确认证据1至4的真实性。

国为公司主张,潘XX没有入职过国为公司单位,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国为公司在天河区东圃大马路雅怡街146号没有东某水店;国为公司没有潘XX仲裁庭审中所述姓名为肖某甲的员工。为证明其主张,国为公司提供了劳动合同和告知书原件作为证据,其中劳动合同证据的内容显示用人单位为广州市仟仕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仟仕公司),签订日期为2013年1月1日。潘XX以上述证据超过举证期限为由不予质证。

潘XX就确认劳动关系等问题曾向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该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确认国为公司与潘XX2011年4月25日至2014年7月3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国为公司不服上述裁决,提出本案诉讼,并追加仟仕公司为本案第三人。

国为公司在原审诉称:一、原裁决认定事实错误。潘XX在仲裁期间未提供任何证据证实其与国为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原裁决称潘XX在仲裁庭审中未对国为公司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是有悖事实的,潘XX己当庭承认其与仟仕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的真实性。二、原裁决适用法律错误。原裁决称:“《劳动合同法》并未禁止劳动者同时与两个单位建立劳动关系”不符法律规定。《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用人单位应当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时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及第九十一条:“用人单位招用与其他用人单位尚未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的劳动者,给其他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连赔偿责任。”以上均已表明《劳动合同法》禁止劳动者同时与两个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现起诉要求:判决国为公司与潘XX自2011年4月25日起至2014年7月3日期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潘XX在原审辩称:仟仕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是国为公司的员工,并非仟仕公司的员工。潘XX认可仲裁裁决,没有提起起诉。国为公司是“华润怡宝”桶装水的特约经销商,潘XX在国为公司位于天河的东某水店做送水工。潘XX提交的证据及2014年5月20日双方在国为公司住所地就工伤赔偿事宜协商的录像资料就足以证明国为公司、潘XX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综上,不同意国为公司的诉讼请求。

仟仕公司在原审述称:潘XX是仟仕公司的员工,双方自2013年1月1日开始建立劳动关系。潘XX所有的入职手续是仟仕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负责办理。潘XX的工资也是由仟仕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带现金去发放,从来没有以银行转帐方式支付过工资给送水员。潘XX工伤后没有再回来上班,其工资一直发放至2014年2月份止。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潘XX提交的书证及视听资料等证据中,显示有潘XX姓名、工作内容、国为公司单位名称等事项内容,与潘XX的陈述相符,可互相印证并形成较完整的证据链。根据《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二条的规定,潘XX所提交的证据可作为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参照凭证。虽然国为公司提交了潘XX与仟仕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但并不能证明其与潘XX与不存在劳动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也并未禁止劳动者同时与两个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故其主张其不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理据不足,不予采信。通过对本案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综合审查判断,确认潘XX与国为公司自2011年4月25日起至仲裁庭审之日(即2014年7月3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十条、《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二条规定,判决:一、确认国为公司与潘XX自2011年4月25日至2014年7月3日止存在劳动关系。二、驳回国为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受理费10元,由国为公司负担。

判后,国为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与原审诉求一致。国为公司上诉请求二审撤销原判第一、二项,认定该公司与潘XX自2011年4月25日至2014年7月3日不存在劳动关系。本案诉讼费由潘XX负担。

潘XX答辩称:不同意国为公司的上诉请求,同意一审判决。

仟仕公司陈述称:潘XX是其公司员工。

本院经审理,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

一、国为公司二审提交《平安雇主责任保险(2003)版赔款计算书》,中国工商银行转帐凭证,拟证明潘XX曾于2013年4月9日在工作中受伤,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赔款给被保险人仟仕公司,并由仟仕公司赔付给潘XX。潘XX质证称其不清楚为何是仟仕公司对其赔款,其仅是领取赔偿款。仟仕公司对该证据没有异议。

二、潘XX二审提交以下证据:1、落款为其本人的借条,拟证明其受伤后向国为公司借支医疗费,并称因借条上载明向国为公司借款,故被本案第三人代理人肖峥退回。国为公司、仟仕公司均表示未看过该借条;2、中国银行珠江帝景华苑支行回复,拟证明其工资发放付款人为“林某”、“詹某”。国为公司对证据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辩称付款人并非该公司员工,与该公司无关。仟仕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与其公司无关;3、《分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负责人信息》、国为公司车陂分公司、国为公司海珠分公司注册信息打印件,拟证明其一审提交的视频中出现的“何某乙”为国为公司车陂分公司、国为公司海珠分公司负责人。国为公司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认为何某乙并非该公司员工,而是仟仕公司员工,何某乙与国为公司有联系并不代表潘XX与国为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故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联性。仟仕公司对国为公司车陂分公司、国为公司海珠分公司注册信息打印件真实性无法确认,也与本案无关。何某乙是仟仕公司员工,因仟仕公司是国为公司的下级分销商,可能为方便业务开展而挂职在国为公司海珠分公司。

三、仟仕公司二审提交《平安雇主责任保险被保险人清单》,拟证明潘XX是该公司员工,国为公司对该公司没有异议,潘XX质证称未看到保单,无保险期限。对购买保险其不知情,该证据也不属新证据。

四、根据潘XX的申请,本院向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区分局赤岗派出所调取了《受理报警登记表》,向广州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调取了姓名为“詹某”、“何某乙”的《缴费历史明细表》,国为公司《单位职工参保证明》(内载人员有“杨某”、“冯连娣”、“肖某乙”),向税务机关调取了国为公司自2013年1月至2014年12月企业缴纳社保费名单。潘XX质证称,对上述证据没有异议。《单位职工参保证明》里的“肖某乙“系肖某丙的妹妹,其工资表就是肖某乙所制。“冯连娣”、“杨某”是仟仕公司的两位股东,“冯连娣”是仟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仟仕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国为公司,两公司是关联公司。国为公司质证称,对《受理报警登记表》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该证据不能显示任何与本案相关的内容;对姓名为“詹某”、“何某乙”的《缴费历史明细表》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证据证实“詹某”、“何某乙”并非国为公司员工。对《单位职工参保证明》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有异议。冯连娣虽在其司参保,但目前并非其司员工。冯连娣于2010年4月至2013年4月曾为其司员工,但自2013年5月成为仟仕公司员工后,则不再是国为公司员工,为免手续繁琐,要求将其社保关系留在国为公司。冯连娣与国为公司有联系不代表潘XX与国为公司有劳动关系。仟仕公司质证称,对上述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上述证据中涉及的“詹某”、“何某乙”并非其公司员工,无法确认社保情况。国为公司的职工参保名单与本案无关。仟仕公司成立前,冯连娣曾在国为公司工作,一直有购买社保。仟仕公司成立后,冯连娣向国为公司拿货,成为国为公司的下级分销商,与国为公司有业务往来,社保也挂靠国为公司购买。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潘XX与国为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根据本案一、二审的证据显示,国为公司现法定代表人陈国成曾某仕公司法定代表人,仟仕公司股东杨某、冯连娣在国为公司参加社会保险,冯连娣为仟仕公司现法定代表人,参与潘XX受伤后协商赔偿的仟仕公司员工何某乙系国为公司相关分公司的负责人,协商地点亦在国为公司办公场所,可认定国为公司与仟仕公司在管理上存在混同,两公司为关联公司,并对潘XX共同用工,均与潘XX存在劳动关系。潘XX主张国为公司为其用人单位,依据充分,本院予以采纳。国为公司关于潘XX与该公司不存在劳动关系之主张,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原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原审判决,合法合理,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可原审法院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对国为公司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10元,由广东国为贸易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 丹

审 判 员  邹群慧

代理审判员  何润楹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陈嘉慧

推荐阅读:《谈谈录音录像取证需要注意的问题》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