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长裕发展有限公司、郭宗容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1民终1809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长裕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江南,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广彬,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叶嘉韵,该公司员工,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郭宗容,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

委托代理人:陈庚华,广东红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广东圣丰集团有限公司,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委托代理人:李广彬,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叶嘉韵,该公司员工,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上诉人广东长裕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长裕公司)因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6民初94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判决:郭宗容无须再向长裕公司移交档案资料。案件受理费10元,由长裕公司负担。

长裕公司上诉请求为: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郭宗容向长裕公司移交尚未移交的档案资料。事实与理由:一审未查明交接事实,仅凭《员工离职交接表》推定郭宗容已经移交全部档案资料,事实不清。1.穗劳人仲案(2016)1354号裁决庭审调查阶段,郭宗容针对长裕公司提交的证据目录所列未移交档案资料明确回答为“放在申请人档案资料的一号柜”。针对长裕公司提交的未移交档案清单质证意见也是这样认为。可见,郭宗容对其未移交档案资料构成自认,而长裕公司也是在该次庭审中才知道未移交资料放在档案室一号柜。2.《员工离职交接表》唯独针对档案资料在交接情况中表述为“档案另附清单移交”。一审据此推定已经移交不当。而根据上述表述,另附档案资料清单的方式进行移交,包括2015年6月30日两个时间段,而非截至该日前所有档案资料已经移交。是否全部移交取决于《公司档案资料清单》中的资料实际移交情况判断,包括该日之后的档案资料移交情况。因郭宗容是公司档案资料唯一管理者,岗位特殊,只有郭宗容知晓自己掌握哪些档案资料,档案如何分类以及资料存放位置等具体情况,他人无从得知。特别是郭宗容离职时掌握哪些资料未能明确,故表述为“另附清单移交”。正是出于长裕公司担心郭宗容未如实或遗漏档案资料移交的情况。3.《员工离职交接表》用以证明档案是否移交以是否另附清单移交为准,郭宗容是否完成移交应结合清单中档案资料移交是否完整而定。《已移交档案资料清单》用以证明郭宗容于2015年6月30日前将部分档案资料按公司档案清单进行了移交。《未移交档案资料清单》用以证明2013年期间移交人马某某按公司档案资料清单与郭宗容共同清点查实后移交给郭宗容。上述证据足以证明《未移交档案资料清单》中所列档案资料正是从2013年开始由郭宗容接受管理的,在其离职时应当按照清单明细清点移交。这是其法定义务也是合同义务。但在2015年6月30日前,郭宗容仅将其中的14份档案资料移交给马某某,仍然有1345份资料未移交。结合郭宗容自认该资料放在1号柜,但未进一步证明已经清点核实。长裕公司提交的2013年郭宗容从马某某处接受资料,就其离职前保管的档案资料已经完成举证,那么是否完成移交的责任应当由郭宗容负担。按公司惯例,档案资料移交后离职员工与公司各保留一份,而郭宗容提交的《部分已移交档案资料清单》恰证明了郭宗容持有多份移交签名清单原件。那么对于案涉1345份档案资料是否已经移交的举证责任在郭宗容。一审根据该14份交接单推定郭宗容已经完成所有档案移交错误。4.一审以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签字确认,且已经向郭宗容发放经济补偿为由,再次推定已经办理交接手续缺乏依据。该负责人在《员工离职交接表》签名确认只是对该表中的交接情况加以确认,不能代表相关接收人已经确认,是否移交应当以接收人的确认为准。(2016)粤01民终16683号案中,长裕公司曾经申请以“支付经济补偿在办结工作交接时支付”为由中止审理,但该案以审限为由没有中止审理,后该案二审调解结案。长裕公司依法履行调解书没有过错,一审据此推定双方已经办理移交不当。5.一审以长裕公司承认档案资料全部留存在档案室为由,认定郭宗容已经完成交接,不成立。长裕公司并非认为郭宗容将未移交的资料带离,而是要求郭宗容将其保管的档案资料整理、归类予以交接。郭宗容保管的档案资料是否全部留存在档案室与是否履行合同义务、法定义务没有关联性,没带离公司不表示不需要交接。交接是由公司指定部分及接收人完成,交接表中的其他物品均在公司放置,同样都有接收人签名确认。同理,档案资料也应按清单移交的方式清点交接。结合郭宗容在2017年7月20日提交的声明,可以证实郭宗容未按清单向接收人清点核实并完成交接。据此,长裕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其上诉请求。

郭宗容答辩称:不同意长裕公司的上诉请求,请求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长裕公司提交了如下证据:1.穗劳人仲案【2016】1354号案庭审笔录,以证明郭宗容对未移交档案资料构成自认。2.(2016)粤01民终16683号案诉讼材料接受凭证、中止审理申请书,以证明长裕公司曾于2016年申请以“支付经济补偿在办结工作交接时支付”为由中止审理。3.(2016)粤0106民初9424号案天河区人民法院接收当事人材料清单、代理词,以证明档案资料没带离公司不表示无需交接。4.《申明》,以证明郭宗容未按清单向接收人进行清点核实并完成交接。郭宗容质证称:证据1确认其真实性,郭宗容从仲裁、一审到二审都是主张已经交接完毕,笔录第6页第3行以及倒数第3行,着重点在于档案资料在1号柜而非没有移交,仲裁并未准确记录。证据2不确认真实性,与本案无关。证据3不属于证据,不确认真实性。证据4确认真实性,不能证明待证事项。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长裕公司虽上诉称郭宗容未完成案涉1345份档案资料的移交,但同时承认案涉1345份档案资料均在长裕公司保管中。经审查诉争双方诉辩意见及提交的证据,本院认定长裕公司请求判决郭宗容对案涉1345份档案资料予以清点核实办理交接手续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长裕公司该主张不应予以支持。本院认可一审判决对事实的分析认定,即对长裕公司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一审判决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一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广东长裕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年 亚

审判员 乔 营

审判员 张蕾蕾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曾凡峰

杨琳

 

陈庚华律师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